比林公司与李云锦票据追索权纠纷案解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quickestpharmacy.com/,比林

李云锦与其配偶张曰来系个体工商户,共同经营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2007年7月至8月间,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与王玉明建立自行车买卖业务关系,比林王玉明买车后,为支付货款以单纯交付的方式将出票人为比林公司,付款银行为北京银行方庄支行的金额分别为4万元、4.5万元和4万元的三张未记名支票中的二张转让予李云锦,一张转让予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李云锦和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分别将自己补记为收款人。此后,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将其持有的一张支票背书转让予李云锦。

2007年8月28日、10月9日和11月7日,李云锦持上述三张转帐支票存入李云锦开户银行委托收款,但该支票因无密码及出票人签章与预留银行签章不符被拒付。现李云锦要求比林公司向其支付票据金额125 000元及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1773.50元,并支付赔偿金2500元。

比林公司一审辩称:李云锦持有的三张支票确是比林公司出票的,支票是比林公司交给王玉明,且比林公司出具的是空白支票,收款人并未填写。比林公司与李云锦没有买卖合同关系。比林公司原与红火轮超市有约定,比林公司的帐户,红火轮超市可以使用。王玉明是红火轮超市老板的弟弟,李云锦与王玉明的买卖合同关系与比林公司无关,请求驳回李云锦的诉讼请求。比林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十条和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判决:一、比林公司自该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李云锦人民币125 000元并支付利息。利息按银行规定的公民个人定期存款利率计算,其中四万元的利息自2007年8月29日始;45 000元的利息自2007年10月10日始;40 000元的利息自2007年11月8日始,均至款付清之日止。二、驳回李云锦其他诉讼请求。

比林公司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提起上诉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的相关规定,若不发生票据背书,票据直接当事人之间是有票据原因关系的,双方之间应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持票人取得票据,必须向出票人给付双方认可的相对应的代价,故此时不适用“票据无因性”。本案中,比林公司是出票人,李云锦是收款人,双方之间是票据的直接当事人。因此,一审法院依据“票据无因性”作出判决是错误的。

李云锦答辩称:一、比林公司作为出票人,将票据直接交付王玉明,之后王玉明将该票据直接交付给李云锦。李云锦与王玉明之间存在真实的直接买卖关系。一审法院对上述事实的认定是清楚的。二、票据在流转过程中收款人处空白,说明出票人授权以补记的形式确定收款人。李云锦作为票据收款人合法取得票据,是票据的持有人。在李云锦请求付款遭拒时,有权向出票人主张票据权利。

二审法院认为:比林公司应王玉明的要求出票,其代为签发票据支付款项的行为未违反我国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比林公司签发支票时未记载收款人名称,应视为其赋予持票人补记的权利。王玉明为支付货款以单纯交付的方式将三张未记名支票中的二张转让予李云锦,一张转让予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李云锦和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分别将自己补记为收款人。此后,天津市康佳自行车厂将其持有的一张支票背书转让予李云锦。由此可以认定,李云锦持有支票属于他人转让交付取得,为继受取得。由于李云锦并非比林公司的直接后手持票人,比林公司脱离票据流通方式,仅以票据表面记载主张其与李云锦之间是票据的直接当事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涉及的三张支票形式完备,各项必要记载事项齐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八十四条的规定,属于有效票据。李云锦取得票据时向其前手提供了货物,即支付了对价,是正当持票人。李云锦业已取得拒绝证书,故其有权向出票人比林公司行使票据追索权。比林公司应向李云锦偿付票据金额及利息。综上,比林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Tags: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